第四百九十五章:分析和结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杀江上雨?


        

而且还是越快越好,不惜一切代价?


        

这个建议在当下讨论如何稳住特战系统局面的氛围里,多少显得有些不靠谱。


        

上一秒还在说如何稳定内部呢,下一秒直接扯到了其他对手身上,跳跃性实在太大。


        

李天澜明显的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陛下不想杀他?”


        

皇甫翼反问了一句。


        

李天澜有很多对手,其中最强大的,无疑是北海王氏还有李狂徒。


        

他跟这两者,完全可以说得上是恩怨纠缠。


        

而跟江上雨,那就是只有仇怨了。


        

江上雨无数次参与进围攻李天澜的计划里,有些甚至还是他主动策划的。


        

他在中洲的存在感一直都不是很强。


        

雪国乱局的时候,他一夜之间从燃火境突破到了半步无敌境,不可思议的突破是他最难得的高光时刻。


        

在之后,随着雪国乱局结束,他的实力以一种莫名其妙无法理解的方式突飞猛进之后,他待在中洲的时间都少了,而且经常神神秘秘暗中谋划着什么,知道他的人也越来越少。


        

但皇甫翼相信李天澜对江上雨是有杀意的。


        

如果真的有机会能杀死江上雨的话,李天澜肯定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两人敌对的立场相当明显,没什么惺惺相惜,只要有机会,谁都不会放过对方。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平静道:“不急于一时,而且,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这是实话。


        

目前全世界都不知道江上雨到底在哪。


        

他离开中洲才几天的时间,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动作。


        

而且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江上雨被赶出中洲,看起来很狼狈,走的也极为不甘心,但离开中洲之后,他的选择其实不少。


        

如今黑暗世界超级高手面临的是整体凋零的大环境。


        

李天澜可以说是一枝独秀。


        

但借着王天纵剑气可以跟李天澜争锋的王圣宵已经显得有些乏力。


        

帝江和王逍遥都有着巅峰无敌境的实力。


        

这样的实力放眼整个黑暗世界都是绝对的尖端力量,但同样,这样的实力在李天澜面前还有些不够看。


        

李狂徒已经死了。


        

圣域目前说的好听点是在跟盛世基金合作,但明眼人又不是傻子,看这种态度,圣域明显是在配合盛世基金做事,换句话说,圣皇已经有了臣服的意向。


        

罗斯柴尔德的保罗搭配凶兵无定惊鸿原本是有一定几率给李天澜造成威胁的,但联盟行动的那一晚,无定惊鸿成了无情的一部分,保罗也死了。


        

中洲现在有李天澜,有司徒沧月,有离兮,有圣徒,秦微白又突破进入了超然境,同时还跟黑暗骑士团,林族等一系列势力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东岛和安南开始臣服...


        

这一系列的事件,每一件拿出来都不是小事,结合在一起,影响力无疑更大。


        

作为世界的霸主,中洲似乎已经开始在黑暗世界提前宣布自己绝对统治的地位。


        

也正因为如此,以星国为首的联盟才开始狗急跳墙上蹿下跳。


        

他们现在对于高手无疑是最渴望的。


        

江上雨或许不是李天澜的对手,但至少还有的打,如果能够拉拢到江上雨的话,用好了自然是一张底牌。


        

江上雨被赶出中洲后,星国绝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而目前的欧陆,正在东皇宫的锋芒之下瑟瑟发抖,他们对于江上雨来说同样也是极度的渴望。


        

尤其是在李天澜表面上离开东皇宫之后,如果欧陆联盟可以让江上雨跟他们站在一起的话,在对抗林族和东皇宫的时候,他们也不至于完全被动。


        

除此之外还有雪国。


        

雪国对于实力的渴望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甚至他们现在都还跟王逍遥有着一定的联系。


        

江上雨如果去雪国,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占据雪国地下世界绝大多数的资源,甚至还能再次跟王逍遥搭上线,北海王氏的利益和底蕴,对他来说同样也是诱惑。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几个选择江上雨都不想要,他也可以在这己方大势力大联盟之中左右逢源,动用各种资源,在最短的时间里成立属于自己的超级势力。


        

这样的选择,就算是星国欧陆雪国都不高兴,但也没办法不接受。


        

因为现在的黑暗世界,确实需要一个新的超级势力站出来抵挡东皇宫迈向王座的脚步。


        

所以他们不会吝啬对江上雨的支持,黑暗世界现在不管再怎么惨淡,西方那边总是还有些家底的,只要有一个足够强力的领袖,他们完全可以快速推出一个超级势力来制衡东皇宫的扩张。


        

所以...


        

江上雨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他只需要站出来就好了。


        

站出来,面对东皇宫,甚至面对李天澜。


        

这无疑是有巨大风险的,绝大多数人也不敢这么做。


        

但江上雨根本没得选,因为他早就做出了选择。


        

可是最近这几天的时间里,中洲风起云涌,但中洲之外,黑暗世界却是一片平静。


        

江上雨就跟彻底消失了一样。


        

他没有做出选择,没有暴露踪迹,甚至连跟谁接触过都没有听说。


        

李天澜就算是想杀他都不知道他在哪。


        

而且他说的也是实话。


        

江上雨他自然想杀。


        

但是不急于一时。


        

“那就去找...”


        

皇甫翼的语气本能的急促了一些:“找到他,杀了他!”


        

李天澜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皇甫翼。


        

江上雨,江家,跟皇甫家似乎根本没什么摩擦仇怨吧?


        

皇甫翼苦笑了一声:“我知道陛下在北疆是跟江上雨谈过的,如果联盟的行动没有被执行的话,李狂徒不会死,江上雨不会走,议长的态度应该也不会改变,特战系统会是你和李狂徒以及江上雨三足鼎立的格局。


        

现在江上雨离开中洲,他手中那三分之一的权力,甚至包括李狂徒那一部分,都会顺理成章的落在陛下手里。


        

但是,这件事很奇怪...”


        

他顿了顿,轻声道:“我说不上哪里奇怪,但总之,就是很奇怪。


        

议长, 江上雨,他们在这件事情里的表现就很不正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议长应该是跟江上雨达成了某种协议,江上雨离开中洲,是被逼无奈,但同时,他也成了议长手中的一枚暗棋,关键时刻,他甚至是可以反噬的...”


        

“这种反噬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反噬中洲的对手,另一种是反噬中洲。


        

我想,陛下你们当时谈的,就是他反噬中洲对手的计划,对吧?江上雨说要配合你扫平一切?”


        

李天澜静静的听着,突然道:“以议长的性格,他不太可能让自己手里的棋子失去控制的。”


        

皇甫翼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才点头道:“我听明白了,陛下相信的不是江上雨,是议长。”


        

“但议长也是人,不是神。


        

没有人是真正可以算无遗策的。


        

当然,我承认议长这个人不简单,他甚至可以说是近百年来最深不可测的议长,但说句可能不被你认可的话,咱们这位议长,其实并不善于算计什么。”


        

李天澜有些愕然的看着皇甫翼。


        

李华成不善于算计什么?


        

“他擅长的是引导,引导整个局面,形成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但引导和算计不是一回事。”


        

皇甫翼低声道。


        

“有什么区别?”


        

李天澜皱了皱眉。


        

“想要引导局面,是需要遵从某种规律的,这是议长最可怕的地方,可说到底,既然有规律,那议长引导的,永远都只是势。


        

而所谓算计,算计的是人心。


        

人心..没有规律。”


        

他看了李天澜一眼,轻声道:“陛下入世时间还是短了些,如果你去查看之前的资料你就会发现,议长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都在布局,具体的, 大概是在他还没有进入议会的时候就开始了。


        

只是他布局不动声色,无迹可寻,所以很多事情就算有了结果,其他人很多时候也不一定能看明白,后知后觉的都少。


        

但类似的布局,他确实是一直在做的。


        

我在北海王氏的时候,研究过咱们这位议长很长时间,他有一部分布局,是我看不懂的,甚至是我没发现的。


        

但同样有一些布局,我后知后觉的在研究, 却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结果。”


        

李天澜听的很认真:“说说看。”


        

“议长布局,最后大致都可以达成他想要的结果,也就是说,最后的结果,是符合他的引导的,但在这个过程里,他会不断的修改细节,经常性的出现反复...”


        

皇甫翼看着李天澜:“这意味着,大结果面前,议长几乎从来没出过错,但小细节方面,他可以说是失误不断,只是他善于引导,所以很多失误,都弥补了。”


        

李天澜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所以,他弥补的也只是事,而不是人?”


        

“就是如此。”


        

皇甫翼点点头:“学院前段时间对议长怨念很重,这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议长对中洲的感情不需要多说 ,他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中洲。


        

现在的局面,如果说江上雨是议长手里的棋子的话,那么陛下,在他心里应该是需要被引导的‘事’,他最终想要什么结果,哪怕他说出来,我们也未必敢相信,而在这个过程里,他会不断失误,不断弥补...”


        

“你担心,我会成为他的失误?”


        

李天澜突然笑了起来。


        

一直沉默着喝茶的李天鹏突然开口道:“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要杀江上雨?我们应该杀...呃...咳,嘿嘿...”


        

他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讪笑着继续喝茶。


        

皇甫翼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平静道:“我目前能看到的,最有可能威胁到陛下的,就是江上雨。


        

李狂徒死了,北海王氏内讧,江上雨离开了中洲,反而大有可为。


        

议会在下棋,陛下为什么不能下棋?


        

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棋盘的话,杀了江上雨之后,陛下也可以成为左右这盘棋走势的棋手了。”


        

“唉...”


        

一道叹息声突然响了起来。


        

李天澜抬起头。


        

视线中,轩辕无殇打着哈欠,慢吞吞的走进了院子里。


        

他看了皇甫翼一眼,直接道:“你的分析乱七八糟。”


        

皇甫翼眯了眯眼睛。


        

轩辕无殇继续说了下去:“但是结论是对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江上雨确实要杀,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