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3章 卷末-陆远篇(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次,江浩坤向她求婚,因为陆远的出现,她没把握住机会。


        

第二次,江浩坤承认了她未婚妻的身份,又因为她没有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起冲突的时候为陆远求情,他转身选择了闺蜜徐丽,俩人关系告吹。


        

现在是第三次,她觉得自己不会错失良机,因为她跟陆远的关系在去医院看老太太的时候已然彻底结束-——除了绿奴,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以给自己戴帽子为目标的女朋友。


        

她没有丝毫犹豫:“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我会联系你的。”林跃抬头打量一眼灰蒙蒙地天空,继续往江氏集团总部所在的写字楼走。


        

甘敬没有跟上去,站在迷蒙细雨中,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


        

虽然他没有明明白白告诉她要做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一次的考验会比江浩坤让她给陆远戴绿帽子那次更过分。


        

如果能回到以前,该多好……


        

她很清楚,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唉!


        

她仰头看天,舔了舔滴在红唇上的雨水,又凉又咸。


        

几个呼吸后,她一脸落寞地朝停车场走去。


        

……


        

一个月后。


        

灰鲸餐厅经理办公室。


        

冯宇方把办公桌拍得嘭嘭作响。


        

“彭佳禾,别以为你是江总介绍来的我就高看你一眼,瞧瞧这些天你干的事情,这是第几回了?用我提醒你吗?”


        

彭佳禾站在办公桌对面,脸上满是不服。


        

放到陆远在后厨当主厨的时候,冯宇方敢跟她这么说话吗?别说不敢,就算稍微甩一下脸色,她绝对一通咒骂怼回去。


        

现在陆远不在后厨当主厨,江莱也瘫痪在床,冯宇方腰杆儿就直了,连她都敢训了。


        

“我问你话呢,装哑巴吗?”冯宇方一下一下点着面前的文件:“不到一个月时间,被顾客投诉七次,三次服务不到位,三次跟客户对骂,还有一次跟人打起来,在我做灰鲸餐厅经理的职业生涯里,你还是第一个,牛X啊,太牛X了。”


        

他气得都说脏话了。


        

“彭佳禾,你自己说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爸就是个厨子,你妈跟别人跑了,你呢,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爷爷奶奶也不是大官富翁什么的,就一普通家庭,你哪儿来的底气在客人面前扮高冷?现在礁石餐厅刚刚恢复一点元气,再这么下去,客人都被你得罪光了。”


        

“我告诉你冯宇方,别以为你是经理就能对我这么讲话,惹烦了姑奶奶不干了。”彭佳禾的火气也上来了。


        

“好啊,不干可以,我现在就跟江总打电话,让律师来跟你谈债务的问题。”


        

“你!”彭佳禾指着他说道:“小人得志,你这就是小人得志,不就是几千块钱吗?”


        

“不就是几千块钱吗?”冯宇方学她的语气说话:“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爸给你留了上百万的保险金?那你也得拿到这些钱才行,如今你连国门都出不去,说这个有意思吗?”


        

“我……我……”彭佳禾“我”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怎么都没想到,跟着陆远回国竟让自己落到这般田地,早知如此,找什么妈妈,在美国随便混一段日子就成年了吧。


        

“这个该死的陆远!”


        

冯宇方没有听清她的话:“你说什么?”


        

“没说你。”彭佳禾气呼呼地道,心里把陆远骂了个狗血淋头,暗暗赌咒再见到他一定狠狠打他一顿,躲就躲吧,居然丢下她不闻不问,忘恩负义的败类!


        

“你这什么态度?”冯宇方说道:“六次投诉,一次打架,不仅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还顶撞上司,说脏话,按照餐厅规章制度,扣你半个月工资。”


        

“什么?”彭佳禾肺都快气炸了,她到这儿工作有三个星期吗?现在一扣就是半月工资,三分之二的钱没有了,这样下去,欠甘敬的钱要还到什么时候?


        

“冯宇方,你太过分了。”


        

“再顶嘴?再顶嘴把你剩下的七天工资也扣掉。”


        

“你……”


        

“我什么我?是不是想说惹烦了你把店砸了?那真是太好了,以后你就呆在国内安心还债吧。”冯宇方撇撇嘴,对她的威胁不以为然:“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社会垃圾,3000块一个月的工作别人都不愿意给你的,当然,你身材还不错,可以出去卖,一次500的话,年入百万不是梦。”


        

“王八蛋!”彭佳禾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搬起办公桌上的苹果电脑就要往狗贼经理脸上砸。


        

“来。”他指指自己的头:“照这儿砸,彭佳禾,我告诉你,江总给我的交代就是让你见识一下社会的残酷和生活的苦难,你还没蹲过号子吧?现在你成年了,可以蹲了。”


        

“啊……”


        

彭佳禾听说,不敢往冯宇方头顶砸,刚要把显示器往地面丢,瞥见那个可恶的家伙指向自己的食指,又硬生生地停下来,因为一台苹果电脑对江氏集团来讲,连牛身上的一根毛都不如,但是对她而言,得不吃不喝工作好几个月才买得起。


        

在这件事上,她表现得还算理智。


        

“江浩坤,我XXX!”


        

她骂了一句脏话,推开门跑出去。


        

嘭!


        

房门重重关上。


        

“什么东西!”


        

冯宇方一脸漠然,对于彭佳禾这个小太妹,他打心眼儿里看不起,美国人怎么了?书读不好,性格差,还没有父母缺管教,这种人怎么可能有未来?也不过就是仗着认识甘敬、江浩坤这种社会精英,眼高于顶,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她这人设放到普通人家,要么进工厂当打工妹,要么放纵到最后去KTV、酒吧什么的做鸡。


        

……


        

彭佳禾从经理办公室跑出来,蹲在餐厅后面胡同呜呜哭,恨冯宇方刁难她,恨江浩坤背后使坏,恨陆远不告而别,也恨老太太不管她。


        

“佳禾,佳禾,你怎么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道难掩急切的声音在胡同口响起。


        

她抹了把泪偏头一看,发现是蔡明骏跑了过来。


        

“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彭佳禾咬咬牙,没有说话。


        

“是不是那个冯经理?”蔡明骏说道:“我找他去。”


        

“找他干什么?打架吗?”彭佳禾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要是被党倩知道你为我出头,她会把你开了的。”


        

“那我总要知道他怎么你了,这样才能帮你啊。”


        

“他没怎么我,就是扣了我半个月工资。”


        

“啊?”


        

蔡明骏作为一个已经体会过工作艰难的人,很清楚被扣半个月工资有多难受。


        

眼见左右没人,他把左手从后面伸过去,搂着彭佳禾左肩拍了拍:“别哭了,我刚发了工资,分你一半好不好?”


        

彭佳禾摇头说道:“这不是钱的事。”


        

蔡明骏搞不懂这话什么意思,上面她还在怪罪冯宇方扣了她半个月工资,现在怎么又说不是钱的事?


        

彭佳禾抖掉他放在肩膀上的手:“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蔡明骏当然不明白,因为他没有一个放纵子女任性妄为的爹,无法理解刁蛮公主被现实痛击的感受。


        

“佳禾……”


        

“滚!”


        

他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这个“滚”字并非由彭佳禾嘴里道出,抬头往餐厅后门一看,发现是江浩坤来了。


        

“江总。”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


        

“听……听到了。”蔡明骏咽了口唾沫,哪里还敢逗留,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你干什么!”


        

彭佳禾发疯似地吼道。


        

林跃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彭佳禾被抽懵了,左边脸火辣辣的疼。


        

林跃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你放开我,放开我,江浩坤,你再不放手我喊了。”


        

“我喊了。”


        

“我真喊了。”


        

“救命啊,有人耍流氓!”


        

快到胡同口的时候林跃才回了她一句话:“想见陆远就给我闭嘴。”


        

见陆远?


        

江浩坤要带她去见陆远?


        

彭佳禾很识趣地闭上嘴巴。


        

林肯领航员的司机见他们两个人由胡同出来,过去把车门打开。


        

“江总?”


        

“去机场。”


        

林跃把彭佳禾推入车厢,吩咐一句也钻进去。


        

“喂,说走就走,我的行李怎么办?”


        

“你还会回来的,要什么行李。”


        

“谁说我还会回来的,我要留在美国,我才不要回到这个破地方。”


        

林跃懒得理她,往旁边偏偏身,拿出手机去跟客户打电话了。


        

彭佳禾想说话,又不敢说话,害怕得罪他给一脚踹下去,那她还怎么回美国?


        

就这么等了好半天,车子已经驶上快速路,林跃才把手机挂断。


        

“我的证件,我的证件还在家里呢。”


        

“我帮你拿来了。”


        

林跃把她的护照丢过去。


        

彭佳禾把东西接在手里,心想如今护照在手,只要飞到美国,是回来还是不回来,那就不是江浩坤说的算了,何况还有陆远帮她呢,除非……除非这家伙把她绑回来,不过这可能吗?


        

林跃瞄了她一眼,似乎看穿她的心思,递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你想干什么?”


        

她夹紧了胳膊,摆出防备姿态。


        

林跃表现得很冷淡:“又不是没看过没玩儿过,你身上哪里有痣,什么地方敏感,胸围多少,腰围几分,我比谁都清楚。”


        

“你流氓!色狼!”


        

“再给我废一句话立刻下车。”


        

彭佳禾不说话了,气呼呼地躺回座椅靠背。


        

她想不明白江浩坤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又不是没看过没玩儿过?


        

要说这是一句耍流氓的话,看他的表情一点猥琐的意思都没有,要说不是耍流氓,那这话说的?就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会做那种事?可能吗?天塌下来都不可能。


        

“切,就你?下辈子吧。”


        

林跃呵呵一笑:“不是下辈子,是上辈子。”


        

彭佳禾认真打量他几眼,回过头去,面无表情说了一句:“神经病。”


        

林跃自然不会跟她解释什么,往沙发靠背一倚,闭目养神去了。


        

林肯领航员载着二人来到机场,彭佳禾发现目的地是虹桥机场,但是并未进入候机厅或者贵宾室,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附近的公务机场,不远处停着一架她叫不上名号的中型飞机。


        

“愣着干什么,进去。”他推了她一把。


        

彭佳禾没有反抗,黑着脸走进机舱。


        

没想到来时的吐槽成真了,这家伙居然有一架私人飞机。


        

“有钱了不起啊?”


        

“既然你那么不待见钱,把欠甘敬的债还了呗。”林跃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告诉秘书去拿一瓶水过来。


        

“……”


        

彭佳禾摸了摸裤兜,浑身上下就30块钱,还是老太太知道她上班后奖励了200块花剩下的。


        

“谢谢。”林跃接过秘书递来的路易十四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彭佳禾说道:“给我也来一瓶。”


        

林跃说道:“三百块,超市价,童叟无欺。”


        

“你……”


        

“有钱是不是了不起?”


        

“哼。”


        

彭佳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别过头去。


        

……


        

十几个小时后,洛杉矶。


        

林跃和彭佳禾从飞机下来,走入航站楼,她看着候机厅外面餐厅招牌上的披萨、汉堡和墨西哥卷饼馋得直流口水。


        

“江浩坤,你这是虐待未……”


        

本来她想说虐待未成年,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就在上个月,她已经是18岁的成年人了。


        

“刚刚上飞机的时候你怎么说的?”林跃学她的口吻说道:“有钱了不起啊?”


        

“我……你……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飞机整整飞了十几个小时,江浩坤在上面又是吃牛排喝红酒,又是抽雪茄嗑零食,还让女秘书帮他按摩助眠,她呢,只能在一边眼巴巴看着他吃喝玩乐,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路都快走不动了。


        

“你这么看不起我的钱,我还对你大方?我可不是你爸。”林跃说道:“我只为你提供交通服务,剩下的吃喝拉撒你自己解决。”


        

彭佳禾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如今她兜里就30块人民币,且不说找地方换美元人家会怎么看她,就算顺利换成美元,也就4块多,机场的东西这么贵,能买着什么?一个汉堡都吃不起。


        

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会儿。


        

她只能这么鼓励自己,想着待会儿见到陆远,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再把彭海的保险金拿到手,她就是小富婆了,以后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


        

“快走,走啊。”


        

林跃看着她的样子哑然失笑。


        

江氏集团在洛杉矶有分公司,两人从航站楼出来,接待人员已经在机场外面等了一段时间了。


        

上车后林跃报了一个地址,彭佳禾听完微微皱眉。


        

直到车子在目的地的停车场停住,两人从车上下来,看到对面大楼上的一串英文字符,她才确信自己没有搞错。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纳德雷根医学中心。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林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带人走进住院部,来到骨科病房,推开靠进走廊中心的病房门。


        

布帘把病房分割成两个区域,靠近窗户的位置没人,靠近房门的床上躺着一个面部浮肿的男子。


        

仔细端详一阵,她认出了病人的身份。


        

“陆远?陆远!”


        

没错,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她骂了一路的男子。


        

滴~


        

滴~


        

滴~


        

心电监护仪的屏幕弓起一个又一个波峰,右上角的心率值出现明显变化。


        

几个呼吸后,床上的人慢慢睁眼,先是面露茫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彭佳禾?”


        

“陆远,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了?”彭佳禾走过去,摸摸他的手,看看挂在挂架上的药剂袋,急得面无人色,心想难怪陆远不联系她呢,就这个样子怎么给她打电话,怎么发短消息?


        

之前她爸出车祸死了,陆远也被送进医院,对比当时,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情况很糟糕。


        

“他怎么了?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林跃说道:“根据医生的说法,他的病涉及到脊髓损伤和外伤性脑血栓,在床上休养个一年半载,上肢基本上能够恢复活动,但是下肢嘛,希望渺茫,简言之,他瘫了,不过比江莱要好一点。”


        

彭佳禾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他……这是怎么搞的?”


        

陆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眼睛死死盯着林跃,像是要喷出火来。


        

他拼命往上拱,想要挺起身子,但是这么做的意义只是把头晃来晃去,搞得自己气喘吁吁,面无人色。


        

“彭佳禾,你不觉得这也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你爸因为他死了,彭海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没看到你成年吧,现在你已经满18岁,他的责任尽到了,接下来就是为你爸偿命咯。”


        

林跃微笑说道:“你对甘敬说过吧,陆远像个精神病一样,没人的时候会分饰两角,这是因为你爸的鬼魂附在他的身上,直到前两天他一个人跑来美国,把你丢在国内不管,你爸愤怒之下大显灵威,赐给他一个恶果。”


        

是这样么?


        

彭佳禾面露疑惑。


        

躺在病床上的陆远努力张开嘴巴,有气无力地骂道:“滚……滚……滚……”


        

他很激动,心电监护仪的曲线波动越来越快,心跳数值也在升高。


        

“病人需要安静,请你们出去。”


        

一名墨西哥裔护士走进来,检查陆远体征的同时驱赶林跃和彭佳禾。


        

“说,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


        

俩人来到走廊里,彭佳禾一把抓住林跃的衣服,恨声质问。


        

林跃说道:“不是告诉你了?是你爸对他施展了诅咒之术,他落得这个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我不信,不信!”彭佳禾死死揪住他的衣襟,怒睁双眼,满面寒霜:“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江浩坤!你这个混蛋,居然买凶杀人,你这是犯罪!”


        

(本章完)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