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连美色都吸引不了她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茶厂的人都不认识他们几位,以为只是小长假过来包场玩的游客,亦可能和老板一家有点亲戚关系。


        

所以看到人都没事,大家也都散去了,对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并不好奇。


        

有几个大叔自告奋勇地说去把所有围栏都包上渔网,以免再有溺水事件发生。


        

但是,身边的几个朋友可都听到了。


        

除了唐可筝和陆昕苗以外,大家都一脸懵逼,且不说荣楚钦和周潇什么时候认识的,之前是什么关系,但眼下,荣楚钦和宋棠正在度蜜月呢,周潇这番话,是要表白吗?


        

陆昕苗为了自己的小命,立刻安抚周潇,“是啊潇潇,是我傅哥豁出去自己的命救了你,当然荣哥和夏哥也都出了力,但头一分功劳还是傅哥。”


        

她按着周潇的手,用力地捏着,还不断地用眼神示意,荣哥宋棠夫妻恩爱,你就别凑这个热闹了吧!


        

周潇惊魂未定,意识恢复,感官苏醒,只觉得好冷。


        

这时,救护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楚辛月拍拍手,道:“救护车来了,我陪他们去医院,你们几个快回屋去,把湿衣服换下。”


        

唐可筝自告奋勇地说:“我也去吧。”


        

陆昕苗:“我也去,我也去。”


        

傅修沛觉得自己已经没事了,去不去都一样,何必浪费医疗资源,“你们陪周潇去,我就不用了。”


        

“不行!”众人异口同声道。


        

要说直接,还得是程蓝,她完全不给傅老板面子,说:“傅总,别说你刚溺水,就算没溺水,就你刚才那虚了吧唧的样子,也得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有病治病,没病,也得进补啊。”


        

傅修沛:“……”


        

好好一个姑娘家家,怎么就长了一张嘴?!


        

在老马的带路下,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跟前,周潇上了担架,被抬着上了救护车,傅修沛是自己走上去的,问题应该不大。


        

楚辛月跟着上了救护车,让唐可筝和陆昕苗去拿干净的衣裤带到医院去。


        

落单的苏君怀终于出现了,他是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才急急忙忙跑回来的。


        

他就是随便走了走,逛了逛,不知不觉就走远了,没想到他们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等唐可筝和陆昕苗拿好东西,他开车载她们赶去了医院。


        

其他人,都回各自的房间换衣服去了。


        

荣楚钦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只套了一件长浴袍,腰带要系不系的,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衣门襟都没有闭合,露出了大片胸腹肌。


        

这还是他专门在镜子前打理过的造型,湿发纯欲,只能靠颜值和身材去诱惑一下宋棠了。


        

他一出来,宋棠就知道他要搞幺蛾子。


        

“把衣服穿好,降温了。”


        

荣楚钦走到她面前,可怜兮兮地说道:“手臂累,穿不了。”


        

宋棠有打死他的冲动,刚才洗澡也是,非嚷着手臂断了,让她进去帮他洗,呵,以为她不知道他那点明目张胆的心思吗?


        

宋棠身上比之前多了一件外套,南城的秋天和都城一样,白天和晚上是两个季节,她指指外面渐暗的天色,严厉地说道:“把衣服穿好,别叽叽歪歪的,快点!”


        

荣楚钦喟叹一口气,一边松开腰带重新系紧,一边哀怨地说道:“完了完了,这才几天啊,就对我没兴趣了。”


        

“这是有没有兴趣的事吗?”


        

荣楚钦颇有自知之明,纠正道:“我说的是性别的性。”


        

“……”宋棠一噎,上去就给了他一击脑瓜子,“别嘴贫,赶紧穿衣服,你不冷吗?”


        

“呀,家暴。”


        

宋棠简直火冒三丈,一点都不想隐藏自己的情绪,“你是没见过什么叫家暴,废话不说,现在立刻马上穿衣服。”


        

荣楚钦见她是真生气了,麻利地就把浴袍给脱掉了。


        

脱!掉!了!!!


        

宋棠立刻捂眼睛转身,生气他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羞耻,也生气其他一些有的没的。


        

楼下传来一些零碎的声音,好像有人回来了,宋棠没再管他,走到阳台上往下看。


        

庭院里开进来一辆车,车门一开,荣楚恩像一只脱缰的小野马飞奔下车,径直往屋子里跑,还一边跑一边大喊,“哥哥,嫂嫂,我回来啦,你们在哪啊?”


        

宋棠立刻走回房间,路过荣楚钦的时候,快速叮嘱了句“快点穿”,就又马上下楼去了,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荣楚钦发愁啊,糟了,连美色都吸引不了她了。


        

宋棠噔噔蹬蹬地跑下楼,与迎面跑来的荣楚恩抱了一个满怀,小恩在都城多少还有些拘束,但在南城,在自己家里,既活泼又明媚,更加讨人喜欢了。


        

“你们不放假吗?怎么今天还要上学?”


        

“是排练,我们合唱团排练,过几天要去剧院演出,嫂嫂要去看吗?”


        

“好啊。”


        

荣楚恩朝里面看了看,“我妈呢?哥哥呢?”


        

这时,荣楚钦下来了,穿了一套米灰色的卫衣卫裤套装,双手插兜,脚踩夹脚拖,踏着台阶,不紧不慢地走下来。


        

宋棠一愣,七八年前,他就长这样。


        

荣楚恩兴奋地一蹦一跳地跑上楼,抱着哥哥的大长腿,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腿上,“哥哥,你好帅哦。”


        

这话,荣楚钦爱听,也不知道这波回忆杀能不能杀到他心爱的姑娘。


        

他弯下腰,伸出长臂,像扛包一样,单手就将妹妹扛在了腰间。


        

荣楚恩激动得连声大叫,既害怕又雀跃,她那小胳膊紧紧地抱着哥哥的腰,大声喊着:“好玩好玩,哥哥,再抱高一点,再高一点。”


        

荣楚钦抬高手臂,把她往自己胳肢窝里拢了拢。


        

“哇,好像要起飞喽,飞喽~~~~~~哥哥,还能再高一点吗?举过头顶的那种。”


        

“你不怕啊?”


        

“不怕不怕。”


        

说话间,荣楚钦已经走到了下面,双手抱起妹妹,让她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哇哇哇~~~~~好高啊~~~~~”兴奋战胜了胆小,小恩勇敢地举起了双手,“哥哥,都都可以碰到顶了。”


        

宋棠看得心都悬起来了,跟在后面,双手隔空护着,这对兄妹怎么都这么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