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83大战蜘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后蜘蛛穷追不舍,大长腿无惧任何障碍,不管是车子丧尸还是人类,都能轻松踩死。


        

一路上还不断喷洒毒液,所过之处,全是大大小小的腐蚀深坑。


        

“啊……救……滋……”一人被毒液喷中,刚发出一声惨叫,就被腐蚀成了一堆烂肉。


        

众人吓得跑得更快了,奈何蜘蛛脚多又长,人类的两条小短腿怎么跑得过,不过几分钟,就追了上来。


        

殷姿看了眼前边的解炙几人,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必死无疑。


        

猛然回身,饮月化作二十米长鞭,扬手劈向蜘蛛。


        

蜘蛛的八条大长腿迅速捣腾,避开长鞭的同时,还想抓住长鞭回击。


        

饮月化作的长鞭,在殷姿手里,如同游龙一般灵活,躲开蜘蛛的回击,朝着它薄弱的地方接连抽过去。


        

一人一蛛打得难舍难分。


        

跑得忘乎所以的人发现蜘蛛没追上来了,回头去看,惊得忘了反应。


        

殷姿挥舞长鞭的样子,竟是如同天神,神圣不可侵犯,那条凭空出现的鞭子,更如同一个活物,有意识的朝着蜘蛛攻击。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这是个凡人能做到的?这是件凡品该有的样子?


        

解炙抿紧唇,瞧见旁边巨大的岩石,岩石下有个小凹槽,足够藏三个人:“爸妈,你们进去躲着,我去帮老婆。”


        

不由分说,直接将老两口和小殷解安顿了进去,飞速往回跑。


        

殷父殷母和殷解红着眼睛往后看,虽然担心着急,却不敢阻拦解炙,更不敢上去帮倒忙。


        

短发姑娘拧了拧眉,扭身跑了回去。


        

万豪草了一声,喊着他奶奶的,骂骂咧咧的也跑了回去。


        

龚金瑞也想跑回去,被他妻子狠狠拽着,哭着恳求:“爸妈已经没了,你要再出事,我和孩子怎么办?”


        

龚金瑞红着眼眶默了默,反手拉过妻子的手朝前继续跑。


        

其他人有的趁势加速逃跑,有的在原地迟疑,却没有人再回去。


        

殷姿和蜘蛛打得激烈,解炙几人插不进手,只能在一旁看着,伺机而动。


        

饮月绕着蜘蛛腿来回穿梭,看准时机,绑住一条腿,殷姿迅速用力,往前一拽。


        

长腿被猛然拉直,蜘蛛身体一歪,上半身失去平衡,啪的砸在地上,地面跟着颤了颤,山壁上还被震下几块岩石。


        

短发姑娘看准时机释放雷电,劈在蜘蛛身上,蜘蛛抖动,短暂失去自控。


        

解炙桃花眼一眯,拎着长砍刀就冲了过去,在雷电消失的瞬间,一刀砍在被殷姿困住的那条腿上。


        

蛛腿坚硬,硬碰硬震得解炙手臂发麻,刀子豁口了,虎口都裂了。


        

解炙好似不知疼痛,一刀接一刀的砍,发了狠的要把这条腿砍下来。


        

殷姿看得心疼,大喊:“够了老公,快停下。”


        

万豪爆了句粗口:“真他娘的猛。”跑到路边,抱起一块百十斤重的石头,嗷嗷喊着冲了过去:“让开,让老子来。”


        

万豪以前举重,是六十公斤级选手,奈何每次比赛都失误,和冠军无缘,甚至和奖牌无缘。


        

今天倒是超常发挥,抱百十斤的石头,走得虎虎生风,气势凶猛:“赶紧给老子让开。”


        

解炙砍得正忘我,一股强势劲风,直逼面门,吓得他连连后退,瞪着眼睛看着百十斤的石头砸在自己脚尖外,蜘蛛的大长腿上。


        

“嗬……”不发声的蜘蛛都痛得发出了兽吼,弹跳而起,挣脱饮月和石头,拐着腿蹦跶。


        

八条腿,断了两条了,蜘蛛又气又痛,发狠的攻击,毒液,蛛丝,绒毛齐上阵。


        

“快躲开。”殷姿大惊,甩着饮月抽过去,阻拦蜘蛛动作。


        

解炙三人狼狈躲避,直接滚到了旁边的排水沟里,堪堪逃过一劫。


        

殷姿和蜘蛛又战到了一起,蜘蛛发了狠,不要命的攻击。


        

殷姿要进攻,还得避开毒液蛛丝和绒毛,有些应接不暇。


        

眉心一蹙,将所有灵力都运用到饮月上,大喝一声:“给我破。”


        

“啪……”一鞭子抽在蜘蛛坚硬的后背上,霎时皮开肉绽,流出大量墨绿色液体。


        

蜘蛛痛得又是一声尖锐的嘶吼,看向殷姿的眼神,带着蚀骨恨意。


        

张嘴喷出一张百多米宽的蛛网,还带着毒液和绒毛。


        

殷姿大惊,旋转饮月,抵挡绒毛和毒液迅速后退,还是晚了一步,蛛网当头盖了下来。


        

“姿姿……”


        

“妈妈……”


        

远处看着这里的殷父殷母和小殷解吓得睚眦具裂,嘶声呼喊。


        

还留在原地没走的人齐齐闭上了眼睛,不想看这么惨烈的一幕。


        

“砰……”


        

一股力道朝着殷姿袭去,殷姿踉跄倒飞出去,再回头时惊得呼吸几乎停滞:“老公……”


        

甩出饮月,飞奔上前,企图从蛛网里救出解炙。


        

蜘蛛发了狠要报仇发泄,眨眼的工夫,就将解炙卷进了嘴里。


        

“轰……”


        

炙热火焰冲天而起,蜘蛛轰然炸开,巨大的能量,将殷姿冲飞数米,砸在地上。


        

其他人也被炙热的温度逼得连连后退,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


        

殷父殷母和殷解三人望着大火,满脸泪痕。


        

小殷解愣了半晌,哇的一嗓子大哭出来:“爸爸,爸爸,我要爸爸,爸爸,解解害怕,爸爸……”小人挣扎着朝火堆跑过去,殷父死死抱住,老泪纵横。


        

殷母哭得不能自抑,心痛得几乎窒息。


        

殷姿如同木偶一般,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望着幽绿的火焰,神情呆愣木然。


        

没有泪,没有伤心,好似失去了灵魂,无法感知周边的一切。


        

万豪和短发姑娘从排水沟里出来,他们是离得最近的人,火是怎么起的,他们不知道,只知道解炙突然冲出来,撞开了殷姿,被蜘蛛网住拖进嘴里,然后就起了冲天火焰。


        

他们猜测,这是蜘蛛和人类同归于尽了。


        

“他奶奶的,真毒。”万豪呸了两声,躺旁边缓神。


        

短发姑娘迟疑一瞬,走向殷姿,憋了许久,憋出两个字:“节哀。”


        

殷姿充耳不闻,好似与世隔绝,一眨不眨的看着熊熊烈火。


        

“老婆。”


        

殷姿眸子动了动。


        

“老婆。”


        

殷姿眸子瞬间睁大,她没听错,是解炙在喊她。


        

“老婆,快。”


        

殷姿倏的起身,腿一软,又跪了下去,磕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好似不知疼一般,又挣扎着爬起来,拒绝短发姑娘的搀扶,踉跄着跑向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