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功劳亦是催命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应该是如何传递给朝廷,万一朝廷还不曾掌握这些消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就在李满园纠结的快要把自己的秀发抓没了之际,太上皇那边也行动。


        

除了暗卫几乎倾巢出动,便是带来的驻军也都被调遣出去,南衡府彻底的乱了,百姓们恐慌不已。


        

身为南衡府知府,徐世安有责任安抚百姓,立即让人张贴告示,内容大致是:举报乱党者,重赏!包庇逆贼者,株连九族!


        

而一向不打扰徐世安办公的李满园,也派人送信,请徐世安立即回府。


        

“夫人急着要为夫回来,可是府中有大事发生?”徐世安急着见李满园,一路疾步而行,脑门都是汗,连擦拭都没顾得上。


        

李满园示意下人们都退下,拉着徐世安的胳膊进了内室,这才低声将奶鹅的禀报都说与徐世安听。


        

果然,徐世安面色大变,起身就要离开。


        

“当家的是想要把这个消息上报吗?届时又该如何解释消息的来源?”


        

一句话成功的止住了徐世安的脚步,李满园又道:“徐家是农家出身,即便现在有些得用的人手,但多是天家恩赐。如此重大的消息,那些人定会第一时间禀报天家才合情合理。”


        

徐世安听的面色又沉了几分。


        

如此重大的消息,天家安插到徐家的人手若是没有及时上报,那便说明在他们心里徐家比天家更重要,便等于在徐家头上悬了一把刀。


        

可若不上报朝廷,当真天下大乱之际,徐家又能安然否?


        

“夫人可有良策?”徐世安心急如焚,一时间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叫管家进来吧。”李满园深吸一口气,终是在权衡利弊之后,决定赌一把。


        

很快管家便来了内院,见徐世安夫妇单独与他说话,还以为是有何事要吩咐他。


        

徐世安也已经想明白李满园的用意,故而在管家到来后,示意管家坐在下首的位置。


        

两位主子都面色凝重,管家一时心里也没底,但还是搭了椅子的边儿坐下。


        

“管家,徐家待你如何?”徐世安问道。


        

“主家对待下人和善,能进徐府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管家忙回道。


        

“本府从不曾问过你的来处,亦放心的将偌大的府邸交于你手,你可知是为何?”徐世安又问。


        

管家疑惑的抬起头,想起上次李满园吩咐他的时候,也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但态度却明确,便起身朝二人行了一礼。


        

“大人的信重,奴才此生难以报答。但凡力所能及之事,不背叛朝廷之事,定无不遵照。”管家斟酌了一番,给出了承诺。


        

徐世安与李满园对视一眼,二人却不见任何喜色。


        

今日的确是豪赌了一回,赌赢了徐家可以排除危机,又不会让朝廷内乱。


        

可一旦输了,徐家的未来难以预料。


        

“本府忠君,一心为朝廷办事,为百姓们谋安身立命之地。夫人虽是女流,也与本府一般,想必管家是看在眼中的。”


        

见管家点头,徐世安又道:“这些年本府为官,夫人从商,但从未仗势欺人,或暗中做伤天害理之事。眼下却是遇到难题,还望管家能搭救,否则徐家便成了灶台上的瓦罐,只能任烈火烹烧了。”


        

“大人可是遇到难事了?”管家忙问,但他却不知道徐府又出了什么事。


        

这次不待徐世安开口,李满园便道:“子不语怪力乱神,说来也是奇怪,我昨儿夜里做了一个怪梦,梦到……”


        

李满园编造了一个谎言的开头,但梦里的内容却是奶鹅转告她的那些事。


        

管家越听越心惊,直到李满园不再说话,他还没能缓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管家才拱手问道:“大人与夫人是想借奴才的口,将这件事报给上面?”


        

管家抬手指了指天,自然说的是天家。


        

李满园点头,道:“此事说起来,也是为难管家了,毕竟只是我的一个梦境,并没有证据,万一梦境不实,会害了管家。”


        

徐世安接话道:“此事本府亦可转告太上皇他老人家,只是一个梦到底是荒诞了些,恐只将此事当做笑谈。


        

是以,还需要派人前去调查取证,只本府信不过旁人,且这件事决不能再有第四人知晓,否则夫人危矣,徐家危矣!”


        

管家的面色依旧凝重的很,眉头紧皱的能夹死苍蝇。


        

在徐世安再度打算开口之际,管家却道:“此事奴才会安排人去查探,绝不会牵连到夫人。只一点,若查证属实由奴才上报,夫人便也没了功劳。”


        

闻言,李满园忙道:“我一个女子,要劳什子的功劳何用?只愿天下太平,在盛世中多赚些银子,过安稳的日子便足以。”


        

管家再度施礼,常年双重身份的他,已经懂了徐世安夫妇的顾虑,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忠心。


        

即便知道李满园的话里有假,可他们敢赌一把将事情托付给他,便足以证明是忠君之辈。


        

“奴才定不负老爷与夫人所托,还请老爷与夫人忘了今日所言。”管家拱手后告退。


        

李满园的手心已经出了一层汗,拿帕子擦了擦才道:“管家是有本事的,有他去查应当很快证实消息。但愿那边不会急着动手,来得及让朝廷做出决策。”


        

“让你为难了。”徐世安握着李满园的手,发现她的指尖冰冷,忙给她搓着十指。


        

“你我都是南楚人,又深得皇恩眷宠,自是该回报。可惜,咱们能力有限,许多事真的做了反倒是会坏事。至于功劳,搞不好就是催命符,我是真的怕了。”李满园苦笑道。


        

上一次发现贤王私兵那回,若不是军师的身份特殊,他们两口子唯有躲入空间才有机会活命。


        

可活下来,却也不敢再出现世人眼前。


        

没有徐世安的官身相护,徐家子女根本保不住现有的家业,落个家破人亡的境地也未可知。


        

徐世安不好在府里久留,夫妻二人又都心事重重,故而也没心思闲话家常。


        

“你回到府衙后,如何解释我叫你回来的缘由?”要送徐世安离开的时候,李满园低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