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假戏真做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纪以纯的嘴唇非常软而且富有弹性,方岩竟有一种快要飞升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才难舍难分地分开了。


        

此时的纪以纯面红耳赤,那样子就像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方岩舔了舔嘴角,轻声说道:“以纯,我们还是彼此克制一下吧。”


        

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欲海。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的,你分明也想要......”纪以纯撒娇似的望着方岩说道。


        

“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合适,可能我们两个都太冲动了吧。”方岩赶紧收回目光,看向了别处。


        

“冲动怎么了,冲动不好吗?”纪以纯不依不挠地回答道。


        

方岩这时脑海里想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冲动的惩罚》,冲动能一时间给人以满足,但是激情之后他却要面对很多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可能成为他未来的羁绊。


        

现在对他来说,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终于说服了纪以纯,但是两个人只能挤在这间空间不大的房间里。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这个房间其实是方岩的卧室,那张床还是多年以前的单人床。床宽大概有一米二。


        

纪以纯看到这张床,竟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有什么好笑的?”方岩在一旁说道。


        

他刚刚放松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今天我们两个是要挤在这一张床上睡吗?”


        

方岩挠了挠头,道:“不然呢?”


        

看来今晚是天注定让我们两个“零距离”接触了。


        

好一个“零距离”接触,这句话让方岩浑身一个激灵。


        

他刚才好不容易说服了对方,现在又要和她挤在这张单人床上,再刻意的回避也欺骗不了身体上的诚实,他很难保证两个人不合二为一。


        

毕竟一个有欲一个有求,纵然酣畅淋漓地爱上一番也在所难免。


        

半个小时后......


        

“你喜欢我吗?”纪以纯睡在方岩的臂弯里。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年头喜欢一个人,是需要底气的。


        

方岩没有回答,只是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说道:“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快睡觉吧。”


        

此时无声胜有声,纪以纯也没有继续追问,她深知,超出期望值太多的东西,往往带给人的不是惊喜。


        

她闭上了迷离的双眼,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方岩醒来的时候,纪以纯已经不在身旁了。


        

他一下子坐起身来,自顾自地说道:“这女人每天都起这么早的吗?”


        

他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的门,看到了堂屋里的藤椅上坐着的方岳山正翘着二郎悠闲地看着报纸。


        

而纪以纯正和叶惠兰一起包着饺子。


        

“大懒虫,你终于醒了。”纪以纯朝方岩吐了吐舌头。


        

“你怎么起这么早?”方岩揉了揉眼睛。


        

“起早给你做饭啊,不然你起来吃什么?”纪以纯调皮眨巴着眼睛。


        

“你看看,以纯对你多好啊,以后可要好好照顾人家。”叶惠兰瞪了方岩一眼,然后说道。


        

方岩心里暗想,昨天纪以纯还怕露馅,今天就主动和老妈在一起包饺子,她这是玩得哪一出啊。


        

他心里这样想着,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叶惠兰就一脸责备地说道:“儿子,以纯已经把什么情况都告诉我了,她要是不告诉我,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方岩浑身一个激灵,连忙问道:“她.....她告诉你什么了?”


        

“以纯和你刚认识对不对?要不是她早上主动告诉我,我还真怀疑你是花钱雇了一个女朋友回来呢!”叶惠兰一边揉着面,一边继续说道,“现在这种现象可不要太多,报纸上电视上都经常出现,大城市的年轻人为了应对父母的逼婚,就花钱租个女朋友回家!”


        

“妈,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方岩一脸黑线地问道。


        

虽然不是花钱租女朋友回家,但是他的做法也和租女朋友相差无几了,毕竟他和纪以纯之前都说好了,演戏给家人看的。


        

方岩再次将目光望向了纪以纯,纪以纯却是一脸的神秘,眼光中就好像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方岩顿时心生疑虑,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变数不成?


        

这个时候,方岳山合上了报纸,对方岩不满地说道:“你个臭小子,要不是以纯刚刚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我们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我们还误以为以纯就是那个和你谈了几年恋爱的女朋友呢!”


        

方岩闻言,心下不由地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还在床上酣睡之际,纪以纯竟然偷偷地告诉了父母自己的秘密。


        

说好的演戏呢?这不会假戏真做了吧!


        

叶惠兰接着说道:“分手就分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那种女孩不值得你留恋,你看我们以纯多好的姑娘啊,你们虽然刚认识,但是只要她对你好,你也对她有意,你们就抓紧时间领证吧!”


        

什么?


        

抓紧时间领证?


        

方岩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纪以纯,她一副无辜的样子,欲拒还休。


        

那天晚上范剑的话忽然袭上心头——“记住我一句话,你和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在一起,迟早会吃苦头的!”


        

想到这里,他全身不由地一颤。


        

纪以纯这个女人真是太自以为是了,竟然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就将原先的计划和盘托出,他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儿子,你虽然辞职了,但是以纯说你们已经有了新的创业计划,我们全家都支持你,相信有以纯在你的身边,你的事业肯定能迎来第二个春天的!”叶惠兰说完,就端起来桌上包好的饺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方岩快步走到了纪以纯的身边,伸手指着她,一脸的无语。


        

纪以纯委屈地说道:“方岩,我不想装了,我想做自己。”


        

好一个做自己,她是做自己了,那他接下来该怎么活啊?


        

总不能也假戏真做吧?


        

方岩忽然捂着嘴,小声对纪以纯说道:“我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也说了?”


        

纪以纯咬着嘴唇,一脸无辜地点了点头。


        

我去!太无情!


        

方岩现在太后悔了,他万万没想到冲动的惩罚竟然这么快就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早知如此,他昨晚一定不会越雷池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