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训练开始(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戚皇驾崩之后,戚国嫡长皇女一派和太女一派争得头破血流,直接开始了兵戈夺权。


        

两派皇女动兵抢皇位,戚国内战激烈,局势一日一变。


        

虎视眈眈的卫辛,也正在带着西征大军全速行进。


        

——


        

与此同时,卫国东面的金国里。


        

金皇年迈体衰,却还在和最宠爱的房宰相之子拼力运动,将人类繁衍奉为终生事业。


        

至于金国内政,则是大多交给了房贵侍之女打理。


        

如果不是碍于令狐家族那不可动摇的地位,或许金国皇位此刻已经和金雾衣无关了。


        

“长姐,雾衣的身子可好些了?”


        

金国皇君令狐逸,此刻走在令狐府上的园子里,径直走向一处安静院落。


        

在他旁边,令狐九嘉开口答着:“二弟莫急,没什么大事,养了这两个多月也差不多养好了。就是雾衣那孩子此番受了不小的打击,心病怕是重于身上的病。”


        

说完金雾衣的情况,令狐九嘉又看向令狐逸,开口问着:“宫中之事处理好了吗?”


        

“处理好了,就算我不动手,其实那老东西也没几天活头,不必费心。”令狐逸说着,又询问一句,“前朝的那些官员,长姐可打点过了?”


        

令狐九嘉点了点头,应着:“二弟宽心,只待老皇帝一死,雾衣就是这金国的皇帝。”


        

其实说起来,现在的老皇帝还是她们姐弟的表姐。


        

因为皇帝生得早,二弟生得晚,只好先将君位空置着,老皇帝因此记恨了二弟不少年。


        

待到二弟诞下嫡长皇女之后,老皇帝才被允许四处留夜,众人美名其曰开枝散叶。


        

被令狐家族管制了这些年,老皇帝显然忘了她身上那一半的令狐家族血脉了,对令狐家族也生出了些悖逆的意思。


        

她也不想想,若没有半身令狐家族的血,就凭她,如何坐得上那皇位?


        

“当年就不该将雾衣送去那卫国为质,也不知受了多少罪。早知有这一出,便让那老东西先和别人生个长皇女了。”


        

金雾衣送去卫国为质,这事一直是令狐逸心里的一根刺。


        

若非当时金国国力衰微,又只有雾衣一个皇女,怎么会轮到他的雾衣去当那个劳什子的质女!


        

“此事已经发生,二弟多说无益。雾衣不喜欢提及卫国为质之事,你还是别在雾衣面前提了。”令狐九嘉开口提醒。


        

令狐逸点了点头,应着:“我知道的,就是我这心里堵着,想和长姐说一说。”


        

“嗯,说出来舒服些,之后就别再说了。”


        

令狐九嘉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令狐逸的背,说着:“到了,捷儿正陪着雾衣,你进去瞧瞧吧。”


        

“好。”


        

令狐逸点了点头,快步走进院里,推门进了屋子。


        

——


        

屋里。


        

坐在床边的令狐捷抬起头看了令狐逸一眼,放下药碗,起身朝他行礼。


        

“见过舅舅。”


        

令狐逸上前扶了一把,目光落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金雾衣身上,开口说着:“捷儿你先出去吧,我与雾衣说些话。”


        

“好的舅舅,表妹的药记得让她喝了。”令狐捷叮嘱完就退了下去,为他们父女关上了房门。


        

令狐捷离开后,令狐逸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坐到床边抱着金雾衣就哭了起来。


        

“我的女儿!我的雾衣受苦了!”


        

金雾衣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触动,但并不多。


        

听令狐逸哭了会儿快停了之后,金雾衣才慢慢抬起手,在他背上拍了拍。


        

“父君不必伤心,儿臣能活着回来已是万幸。”


        

令狐逸听到金雾衣这话,心中愧疚感更甚。


        

想了许久他也没想出什么话来安慰,只能说着:“回来就好,雾衣的好日子还在后面。金国的皇位,金国的一切,很快就都是你的。”


        

金雾衣没说什么,抱着他点了点头。


        

金国的皇位,金国的一切,有这些来安慰她就足够了。


        

……


        

孟冬十月,西部边境的气温明显降了许多。


        

卫国西征大军一路向西南而行,沿途在各州郡总收兵七十万。


        

七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抵达通州西南边境,在通州边城安营扎帐,静待军令。


        

——


        

中军大帐里。


        

卫辛和众多将军站在沙盘边,铺开地图研究进攻路线。


        

【叮——】


        

【终极任务一:助天下一统!任务进度67.5%!】


        

【终极任务二:攻略司不渝!任务进度99%!】


        

【率夷州军参与西征,主线任务完成!】


        

【任务积分+500!】


        

【宿主当前积分:5886!】


        

卫辛听着脑海里响起的机械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的注意力,继续研究着手上的地图。


        

萧惊燕看了看卫辛,开口问着:“夷王有何打算?”


        

女皇此番派她随大军过来,想必也是来为这位夷王殿下挡刀子的。


        

同为卫国亲王,她可以为卫辛吸引一部分敌军的注意力。在卫辛西征失利的时候,她也是个很好的替罪羔羊。


        

但她知晓又如何,还不是无权拒绝?


        

“有何打算?”卫辛反问一句,随即笑道,“打算先开饭,吃饱了才有力气思考接下来的事。”


        

卫辛说着,把手里的地图折叠好,收进袖子里,然后看向帐内的众多将领。


        

“戎狄部落大军到了,边境也没什么好招待盟军的,着人下去办个篝火晚宴款待一番吧。再者,各位将军领兵奔袭一路也累了,今日吃好喝好,好生歇上半天。”


        

卫辛脸上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声音轻缓,继续道:“明日正经练兵,本王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众多将领里,除了夷州军的领兵将军许焓心里一颤之外,其余将领都没把卫辛这话放在心上。


        

“多谢殿下!末将们这就下去准备!”


        

在这荒凉的边境城池里,能好酒好肉的吃上一顿,已经算是莫大的幸福。


        

过了今晚款待盟军的机会,明天就是冷水硬馍配着糠咽菜。


        

下一次再吃上好酒好肉,指不定得等到攻破哪座富庶的敌城之后了。


        

众将应着卫辛的话,先后掀开帐帘离开。


        

萧惊燕看向卫辛,脸上有些为难,提醒一句:“夷王,还未开战便先狂欢,是否有些不合适?”


        

她虽然没有领兵打过仗,但她也读过兵书,也在京师里管过京兆府官兵。


        

兵书有言,打仗讲究个严防死守,壁垒森严。像卫辛这样还未开战就放任将士喝酒吃肉狂欢的,就是出师必败的那一类。


        

“哪里不合适?本王觉得很是合适。”


        

卫辛说着,笑得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拍了拍萧惊燕的肩膀。


        

“赶了这一路也累了,仁王也下去歇着吧。听说仁王带了平夫随军,战乱中还有佳人在侧,实在是好福气。”


        

当时听说萧惊燕对气回恭王府的王君卫瑾竹不管不顾、反而带上平夫罗清宏一同西征的时候,卫辛确实是被震惊了的。


        

带罗清宏那种跑两步喘三口气的公子哥上战场,她实在不懂萧惊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这一路上,罗清宏连马都不会骑,还要和粮草一样用马车运。


        

卫辛无数次想要把萧惊燕和罗清宏踹回京师去,但卫霖的圣旨横在前面,她只能忍下了。


        

“行,夷王既已决定,便依照夷王的意思来吧。”


        

见卫辛完全不听劝,萧惊燕也不能多说她什么,只好转身出了营帐,准备回自己的营帐里,听罗清宏弹琴静心。


        

卫辛战场失利不要紧,要紧的是,她是给卫辛顶罪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