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遇熟人(2/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并且那些流民的人数还不多,真要算起来,像他们这些大部队的流民指不定更受这些人的青睐,他们一共250多人,吃一个杀一个只怕都能吃上大半年的时间,那么这样一来,大半年的时间他们都不会再饿肚子,就更别提三三两两的还会有人从这里经过了。


        

所以说之前为首之人说他们不要银子,那可不是不要银子嘛,连人都成了储备的新鲜粮食,要银子有什么用,还要费心思去买粮多麻烦呀。


        

此时的景辰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此时不宜久留,他们嘚赶紧走,不然肯定会有一大部分的人都走不了的。


        

然而正当他想离开时,这间屋子的角落里发出了一声动静,景辰有些奇怪,像这种屋子还能有活人?难不成是下一个准备杀着吃的,所以先放在这儿?


        

只是一晃眼的工夫,景辰便找到了声音的来原之处,他的视线也朝着那个方向集中了过去。


        

在这个房间角落里的草堆上躺着三个男人,分别着白衣、青衣、绿衣并且手、脚、嘴分别都用绳给绑了起来。


        

青衣、绿衣躺在白衣公子的两边昏迷不醒,白衣公子扭曲着身子推搡着身旁的两人许久,可两人依旧无动于衷。


        

正当他要放弃之时似是察觉到了屋檐上的动静,白衣男子抬眸朝着上方看了过去,景辰原本就觉得这人有些眼熟,没想到在对方抬眸的一瞬竟发现居然是故人。


        

屋内的白衣公子显然没认出景辰,只见屋檐上的人没走,故而用那被布条塞住的嘴‘呜、呜’的闹着动静。


        

白衣公子不知屋檐上的人是敌是友,可万一是敌她动静不弄大点儿,他们这副样子就只能是翁中捉鳖了。


        

白衣公子的动静越闹越大,景辰也不得不赶紧下去让对方安静,不然将那伙人给惊动了可就不好了。


        

景辰立刻将屋顶上的砖瓦又挪开了几块,他顺着屋檐就跳了下去,这时白衣公子才认出跳下来的人居然是景辰。


        

景辰扯开白衣公子嘴里的布条,疑惑的问道:“李兄,你怎么在这儿。”


        

白衣公子的嘴被松开后,忙问道:“辰哥,你怎么也在这儿。”


        

景辰没回答白衣公子的问题,他赶紧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给松开,又给旁边青衣、绿衣两人身上的绳子也给松开,景辰又问道:“他们俩怎么回事儿。”


        

白衣公子道:“我们路过此村打算借宿一宿,原本接待我们的人只是村里的村民,谁知村民和贼人是一伙的,趁着夜里往我们房里插了迷香,原本这点儿技俩倒也不至于将我们弄倒,谁知这些村民们偷偷的在我们饮用的水里加了大量的蒙汗药,我一路没什么胃口倒没喝多少,他们倒是发现了,只不过已经晚了。”


        

景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玩意儿在这俩人的鼻下嗅了嗅,没一会儿俩人便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看到面前的白衣公了完好无损,俩人愧疚的心也稍微好受了一些,“世子,是属下无能。”


        

白衣世子赶紧道:“不关你们的事儿,我们已经很小心了,吃、喝都是自己带的,谁知他们会将药下到咱们自己带的东西里。”


        

说完,俩人看到了一旁的景辰,一脸的惊愕,又带了些惊喜,“景世子,真是景世子,是您救了我家公子,多谢景世子。”


        

俩人自顾自的说完就要跪下谢恩,景辰赶紧阻止,“先别说这个了,你们是现在要走吗?”


        

“肯定了,景世子不打算走吗?对了,景世子怎么会在这里”


        

景辰解释道:“我离开那边后便在大政国上凉村里安了家,大政国如今饥荒我便跟着村民们一起逃荒至此,一路上死了很多人,可走到这里扔有250余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张家的40人左右),并且其中有一家与我还有些牵扯,我不能扔下他们就这么走了。”


        

三人对视一眼,道:“景世子的意思是将这些村民们全救出吗?倒也不是不行,这些贼人太危险了,不除掉就这么走了,还不知道之后会有多少人受害呢。”


        

景辰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观察过了,这批贼人预计20人,咱们三都是有功夫底子在的,对付起来其实并不困难,你们先好好休息一夜,将身上蒙汗药的药性过了,等我和村里人商量后,咱们一起走。”


        

三人虽不太明白景辰这么做的意思,但还是没有反对,主要是蒙汗药的药劲儿的确很大,他们俩人水喝的多,这会儿全身都没什么力气,要真要这会儿杀出去,指不定还要被抓回来呢。


        

只不过这里的环境就真是,青衣和绿衣少年道:“只能再委屈世子在这儿再待一夜了,等我们休养好了肯定好好给世子报仇。”


        

熟人见面自然是想多聊几句的,可以后也不是没有聊的时间,三人朝景辰拱了拱手,景辰便又上了屋檐摆放好砖瓦离开了这里。


        

景辰一离开,屋里的三人是久久不能平静,“世子,景世子怎么会这儿啊。”


        

“对,我差点儿都没认出那人是景世子。”


        

白衣世子道:“他刚刚不是说了嘛,和村民们逃荒至此。”


        

“世子,这话也能信,任凭景世子的能力怎么可能还需要和村民们一起走,这不是累赘吗?”


        

“不,是你傻才对,这个时候人多指不定才是好事儿,而且景世子当初离开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孩子。”说完青衣少年焕然大悟,“哎,景世子还带着孩子呢,这可不更该和村民们一起走了嘛。”


        

绿衣少年一边说着话,一边打扫着角落里的草堆,“要真和村民们一起走着好,那为什么景世子这会儿会在这呢。”


        

白衣世子柔声笑道:“行了,别争执了,景世子的想法是你们俩揣测的出来的吗?先休息吧,明日咱们伺机而动吧。”


        

景辰从这边离开后也没回自己的屋,而是去了村长那儿将自己探查的情况以及遇上自己好友的情况知会给了村长,贼人一共20人,而会武功的就有3人,只要和村民们配合的好,他们的伤亡机率应当不大。